• 视频
  • 文章
  • 专题
  • 演员
  • 角色
观看记录 清空
用户登录 关闭
账号
密码
对不起,我爱你 203播放 完结

对不起,我爱你

  • 主演: 长濑智也 吉冈里帆 坂口健太郎 大竹忍 池胁千鹤 
  • 导演: 石井康晴 
  • 分类: 日韩剧
  • 地区: 日本 
  • 年份: 2017 
  • 2021-11-27
  • 短评: 年幼时被生母抛弃在贫困环境下长大的主人公冈崎律(长濑智也饰),对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他来说,里社会是他仅有的容身之地。昏沉度日的律意外帮助了一位女子三田凛华(吉冈里帆饰),这次相遇改变了两人的命运。&n

扫描二维码打开

年幼时被生母丢弃在贫穷环境下长大的主人公冈崎律(长濑智也饰),关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他来说,里社会是他仅有的容身之地。昏沉度日的律不测协助了一位女子三田凛华(吉冈里帆饰),这次相遇改动了两人的命运。 
  一天,律被卷入事情头部受伤,命不久矣。在人生最后的日子,为尽孝道,他末尾寻觅生母日向丽子(大竹忍饰)。但是律却发现,本以为是由于贫穷而将自己丢弃的母亲,跟她溺爱的儿子悟(坂口健太郎饰)生活得富有而幸福。惊诧的律的心中,对母亲的思念和恨意末尾相互纠葛。此时,律和凛华再次相遇了。凛华暗恋着两小无猜的悟,却由于这份感情无法传达而感到寂寞。 
  背负着从未被的诅咒而渴求着爱的律。被律心底的孤独与温顺渐渐吸引的凛华。从小独占母爱,人生坏事多磨,不明白律的苦恼,不识人世疾苦的悟。以及,没有发觉到自己的生子就在身边,溺爱着悟的丽子。律-凛华-悟、律-悟-丽子,两个三角关系相互交织,在这个夏天,带来最悲伤的爱情故事。
  • 第1集

韩国人车武赫从小被生母抛弃于澳大利亚,长大后的武赫成了当地的一名混混,居无定所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,有时他也靠骗取外地游客的财物来填饱肚皮,而唯一让武赫挂念的,是他的女朋友志英……一天韩国某在澳大利亚录制节目的记者采访到了武赫,武赫表示自己不像其他被遗弃者那样憎恶自己的父母,相反他认为自己的父母一定有着贫穷的苦衷。韩国的偶像红星崔允与姜敏珠到澳大利亚拍摄外景,崔允爱着敏珠,但敏珠却是一个把感情当作游戏的人。她对崔允并无好感,而且因为知道好友恩彩爱着崔允,所以屡屡拒绝崔允的求爱。作为崔允助理的恩彩一直默默爱着他,但崔允却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。他要恩彩帮助他接近敏珠,恩彩只得答应。一天武赫拿到刚刚骗取游客的钱,打算去为女友志英买礼物,结果却在店里看见志英跟别的男人(一个黑社会头子)在一起,武赫突然间感到不知所措。为了让崔允与姜敏珠有机会独处,恩彩打算一个人先回国,结果却在去往机场的路上被人抢劫。恩彩在街上迷茫地游荡,偶然地遇到了武赫,武赫骗恩彩去酒吧喝酒,借机想把她卖给酒吧老板。但随后良心发现的武赫救了恩彩,没有家的两人在桥边相互偎依着露宿了一晚。崔允为向敏珠表达爱意,却被敏珠无视了,一急之下跳下海,敏珠被感动,嘲笑崔允的幼稚,并想让他放弃自己,告诉他“我只是个花花女,你应该去找个好女人”。武赫得知女友志英要和那个杰生结婚后,穿戴着志英为他准备的西服去参加志英的婚礼,在见到穿上婚纱的志英后,无法接受的武赫任性地拉起女友的手,强行将志英带走,但这并不能改变志英的心。冷静后的武赫最后还是把志英送回了婚礼地点。婚礼举行到一半时突遭黑帮杀手袭击,武赫为救志英身受重伤,两颗子弹射进了他的头部。

  • 第2集

武赫被送进了医院,但手术只能取出一颗子弹,一旦开刀很有可能会因此丧命,所以只能永远地留在脑部,谁都不知道他将在何时死亡。志英作为补偿,给了武赫一大笔这辈子都花不完的美金。原已绝望的武赫想起了自己未曾谋面的母亲,觉得这钱或许能让自己贫困的母亲过上好日子,于是燃起一丝希望回到了韩国。在首尔,武赫通过电视台节目寻找他的生母和亲人,并找到了一个戴着和自己同样戒指的女人,但那女人却因车祸智障,已经什么都记不得了。而武赫脑中的子弹引起的剧痛时时发作,这让武赫更渴望早点见到母亲。崔允看到敏珠与其他男人约会而产生嫉妒,随即向那男子大打出手。武赫找到的那个女人原来是他的孪生姐姐尹淑庆,姐姐的儿子带着他去见一位知道他身世的大伯,那位大伯把有关生母的事情告诉了他。车武赫终于找到了母亲的住址,但令他完没想到的是,武赫发现他的母亲是一个生活富有的女人,而且同时也是是歌星崔允的母亲!恩彩无意中看见崔允和敏珠亲密的样子,心中暗生失落,这时她听到一阵敲门声,开门发现武赫站在门外,恩彩瞬间认出武赫就是在澳洲帮助过自己的大叔,并以为武赫回国是来找自己的……

  • 第3集

武赫智障的姐姐因偷拿时装店的衣服而被老板娘告到了警察局,武赫花钱解决了此事并把姐姐背回了家。深夜,无法忍受姐姐被欺负的武赫,竟失控砸碎了那家店的玻璃。崔允与敏珠约会,被歌迷认出,恩彩装作大哭吸引众人的注意,使他们得以逃脱歌迷的包围,恩彩却被当作了精神病。失落恩彩在回家的路上再次遇到武赫,恩彩认为武赫仍是个没钱的流浪汉,于是好心带着他到家里吃饭,武赫却在这里看到了生母奥黛丽的照片,竟然落下了脆弱的眼泪。看到生母在富丽堂皇的别墅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,武赫想起自己和智障的姐姐的艰辛人生,对生母愈感愤恨,并决心报复,而报复对象则是生母最疼爱的儿子,自己的弟弟崔允。武赫远远地看着自己同母的弟弟崔允在排练,台下是歌迷们的尖叫,联想自己的身世,心中深感不平。在附近拍戏的敏珠也来看望崔允,崔允看见台下的敏珠被别的男人拉走,冲到台下来追敏珠。面对两个男人,敏珠为了考验他们的爱情便跳下河,但她并不会游泳。为了向敏珠证明爱意,同样不会游泳的崔允也跳下了水。岸上焦急的恩彩正想跳下去救他们,武赫拉住了她。救了二人的武赫却突然晕倒。在医院里,武赫与崔允渐渐熟识,武赫让认崔允做自己的弟弟,经过一场篮球,崔允答应了他的要求。

  • 第4集

武赫教崔允游泳,崔允独自练习时突然抽筋溺水,在水中扑腾的同时大声呼叫武赫的名字。在空荡荡的游泳馆内,武赫对崔允的呼救无动于衷,脑中闪现的是冷酷母亲的形象。但最后一刻武赫还是选择跳进泳池,救起了崔允。看到报纸上刊登的绯闻,敏珠告诉她自己已真的爱上了崔允。正在此时,崔允到来,看到在责备敏珠的恩彩,崔允却对她大发脾气,恩彩伤心离去。武赫一路缓缓跟随着恩彩,无意中发现恩彩的善良之处,遂心生爱怜。武赫和恩彩静默地并肩站在斑马线前,恩彩主动挑起话题,并提议去喝酒。晚上,两人在路边小摊各怀心事地喝着酒,武赫头痛突然发作,疼痛难忍的武赫把喝醉的恩彩当作自己昔日最爱的女友志英,并亲吻了恩彩以求短暂的安慰,随后两人相拥倒地,不省人事。崔允赶到,将昏迷不醒的武赫带回了家。看到恩彩和别的男子在一起,崔允莫名地感到不快。武赫醒来,走下楼梯默默地看着正在做饭的生母。生母不慎打碎了盘子,脚被碎片轧伤,武赫抱开生母,撕下衣服为她包扎伤口。然而生母却对她怀有敌意,喊来崔允并告诉崔允以后不要把陌生人带回家。听到母亲的话,伤心的武赫握紧手中的碎片,鲜血从指间滴落。武赫在街头看到卖寿司的姐姐和她的儿子带鱼,他们为武赫包好了伤口。回想刚才的情景,伤心的武赫内心更加失衡。夜晚,武赫在电视上看到崔允正在和明星姜敏珠恋爱,一个报复计划开始在脑中酝酿……

  • 第5集

武赫乔装打扮成一位成熟的上班族男人,并借口敏珠的车压死了他的狗而同她争吵起来,当然这都是为了引起敏珠的注意而安排的。为了更接近敏珠,武赫搬到了与敏珠同一幢的公寓里住下,并算好敏珠晨跑回来的时间,借机在电梯口相遇。总之车武赫的复仇计划正一步步展开。崔允请武赫做了他的司机,但身为崔允造型师的恩彩,因为被武赫强吻过而不愿与其共事,并向崔允提出辞职。崔允左右为难,幸得崔允母亲的相劝,恩彩才勉强同意再做一天。当天崔允与母亲一起外出拍摄照片。崔允的母亲在外景地的一家餐馆用餐时,不停抱怨饭菜太脏,惹得一旁的老板娘将一盘菜全部泼在了她身上。崔允的母亲哪受得了这样的委屈,不停地向一旁的儿子崔允哭述。而武赫看到眼前的情景,仿佛受到刺激般发起狂来,把餐馆砸得一片狼藉,幸好恩彩从后面死死抱住了武赫,才让他停下来。拍摄结束后,大家正要返回首尔,恩彩却借口看望当地的朋友留了下来,实际是去帮那家老板娘收拾武赫发狂留下的烂摊子。武赫把崔允他们送回家后,又折了回去,发现恩彩果然在那家店里打扫,心里不免泛起一阵涟漪。恩彩好不容易把店里打扫干净,却由于天色已晚,错过了回首尔的末班车。这时天空飘起了雨,恩彩只能随便找一个小旅馆住下。而一直在恩彩身后默默注视的武赫尾随而至,却发现恩彩倒在旅馆房间的地板上,晕了过去。武赫一摸恩彩的额头,烧得非常厉害,武赫心里很是着急。深夜,武赫冒着大雨去帮恩彩买了药,并亲手把药配好,给恩彩喂下。照顾了恩彩一晚上的武赫,天还没亮就起身离去了。早晨,恩彩醒来,却误以为昨晚是崔允照顾了自己,以致一回到家恩彩便向崔允道谢。一旁目睹这一切的武赫,面无表情地用手机拍下了两人相拥的一幕。

  • 第6集

武赫与恩彩跟随崔允去拍外景。恩彩因上次餐馆的事责备武赫暴力,甚至称呼他暴力大叔,武赫对她的指责沉默不语。崔允的歌迷在他的车上涂鸦,恩彩前去制止却遭殴打,武赫看着被打的恩彩准备上前阻止却遭到恩彩的拒绝,恩彩认为武力解决不了一切的,武赫背过身不忍心看被打恩彩,心生怜悯。武赫将拍到的照片寄到了报社,崔允与恩彩的绯闻照片被刊登以后,全家人都惊惶失措。崔允的几个合约都被取消,广告商甚至要求他赔偿损失。崔允去找敏珠解释,敏珠却态度冷淡,对他一言不发。失落的崔允回到家里大哭一场,恩彩看着伤心的崔允,心中难过。恩彩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她将一切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,处处维护崔允。接受采访后的恩彩委屈地痛哭。见此情景,武赫心中五味杂陈,他想打击的是允,但是受伤的却是恩彩,他的心里也充满了难言的矛盾。武赫继续在找机会一步步地接近敏珠。崔允与自己好友恩彩的绯闻,令敏珠心情烦乱。而此时多年不见的母亲又来找她,更令她不知该如何面对。乔装改扮的武赫趁虚而入,来到敏珠身边,敏珠也为这个神秘的男子所吸引。恩彩到敏珠住处找她,然而在电梯口却看到武赫与敏珠拥吻的一幕……

  • 第7集

恩彩拉着敏珠去见崔允,希望她能够安慰伤心的崔允。敏珠告诉崔允恩彩一直爱着他,他更需要的应该是恩彩。崔允却向恩彩表示一直只把她当作兄弟一般,他们之间不可能有男女之情。恩彩听后伤心不已。武赫约恩彩散心,路上武赫对一老人无礼,恩彩教训了他,地铁里恩彩主动教武赫礼貌用语,为了恩彩留下武赫努力跟着学了。回去时,武赫帮一妇人搬东西,这一次恩彩对他的表现很满意。就在武赫帮忙时,崔允来电话找恩彩,恩彩匆匆离去。武赫回来找不到恩彩,心情失落。恩彩决定去远离韩国的非洲,逃避这复杂的感情纠葛。临行时来找武赫告别,武赫请求她临走前为自己做一次泡菜。来到武赫家里,恩彩才知道他还有智障的姐姐淑庆和一个年幼的外甥。善良的恩彩尽心尽力地帮忙照顾淑庆,武赫看了心中感激。恩彩要走了,武赫紧紧抱住她央求她不要离开,恩彩为之打动,留了下来。次日,恩彩帮着淑庆他们一起去卖寿司,武赫路过看到街边正在叫卖的恩彩,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意。恩彩带着淑庆去烫头,把她打扮一新,在来到一家婚纱店的橱窗前,淑庆表明要嫁给自己的弟弟武赫,带鱼劝说没用。恩彩又和大家一起去唱卡拉OK。恩彩唱着崔允的歌曲,不禁泪流满面。崔允精心准备后去找敏珠,希望能感动敏珠。武赫却将敏珠带到酒店去见她的母亲。等不到敏珠的崔允十分失望。武赫请求恩彩留下照顾姐姐和他年幼的外甥,看着孤独疲惫的武赫,恩彩与他紧紧相拥在一起。

  • 第8集

恩彩打电话给家里,家人十分担心,希望她能早日回来。崔允担心恩彩,也到家里打听她的情况。武赫发现自己已深深地爱上了恩彩,“如果在有生之年,上天能把恩彩留在我的身边,抚慰我的余生,我愿意放弃一切,静静地离开这个世界。”武赫望着恩彩,热切而虔诚地祷告着……恩彩带着武赫的姐姐淑庆来见妹妹,她中途有事离开,嘱咐妹妹照顾淑庆。恩彩的妹妹着急回家,只好带着淑庆一起回去。崔允看到淑庆,问她是谁,淑庆说认识恩彩,崔允借机将她带回了家,把淑庆当作了“人质”,让恩彩亲自来接她。淑庆在房中闲逛,进入了崔允母亲的房间,拿着她的首饰玩耍,不慎将一枚钻戒掉到床下。崔允的母亲回家发现不见了钻戒,将淑庆当作小偷并报了警,撕扯中拽掉了淑庆挂在脖子上的戒指。武赫赶到,看到崔允的母亲正在对着姐姐大声责骂,充满愤怒地带着姐姐离开了崔允的家。离去时,他愤恨的目光让崔允的母亲不寒而栗。恩彩因淑庆的事责备崔允。崔允辩解,恩彩生气地离开了他。没有恩彩的生活让崔允越来越不适应。武赫继续一步步地接近敏珠,敏珠也越来越被这个神秘的男子所吸引,终于投入他的怀抱。来找敏珠的崔允恰好看到她与乔装的武赫在一起的情景,伤心欲绝的崔允极速飞驰在暴雨的公路上,发生了交通意外。

  • 第9集

崔允重伤昏迷之际眼前出现的竟都是恩彩的影子。敏珠来看望他,他也在默念着恩彩的名字。失落的敏珠叫武赫去找恩彩。崔允的母亲来医院看望崔允,看到守在病房门前的武赫,动手打了他,责骂因他疏忽才害崔允出了事。看着生母如此对待自己,武赫的心仿佛在滴血。看着门口的武赫,恩彩的父亲想起他拾到淑庆上次遗落在崔允家的戒指。当年,恩彩的父亲亲手把崔允母亲所生的双胞胎送走,并在两个孩子的身上各留下一枚戒指。他发现他们姐弟似乎正是崔允母亲的亲生儿女。恩彩因为崔允的事不吃不喝也不睡觉,家人十分担心。武赫来接恩彩去见崔允,恩彩不肯,她感到难以再面对崔允。看着虚弱的恩彩,武赫扛起她就往外走,先带她去吃了东西,然后疲惫的恩彩在武赫的车上睡着了。次日,恩彩来看崔允,崔允死死抓住她的手不肯放开。武赫向敏珠表明了自己的真实身份,敏珠发现自己为之吸引的神秘男子竟是崔允的武赫,震惊之余大受打击。但她向武赫表示已无法将他忘记。崔允的伤势已渐渐痊愈,他送给恩彩一辆轿车,请求恩彩暂时作他的司机。崔允向恩彩表明爱意,并为自己到现在才发现这份爱而追悔。但此时的恩彩心里装着的却是武赫,令她难以接受崔允的求爱。武赫给恩彩打来电话,崔允接起电话告诉武赫他们正在约会,武赫听后满心失落。恩彩惦记着武赫,匆忙赶去找他……

  • 第10集

恩彩来找武赫,武赫旧病复发,他背对着恩彩,不愿让她看到自己流血的情景。正在这时,恩彩接到电话得知崔允晕倒,急忙返回。恩彩走后,武赫晕倒在地。幸亏姐姐一家及时发现,才抢救过来。恩彩赶到崔允家,发现崔允是在撒谎,为了骗自己回来。崔允告诉恩彩自己已经不能没有她,恳求她能留在自己身边。但此时的恩彩心中却惦记着武赫,令恩彩心中矛盾。她与父亲一起喝酒,喝得大醉。武赫带着姐姐的儿子带鱼去洗澡,从小失去父爱的带鱼恳求武赫不要离开他们,令身患绝症的武赫心中难过。武赫约会恩彩,他怀抱着恩彩,令恩彩倍感温暖。两人一起在地下通道喝酒,醉后一起露宿街头,令恩彩想起两人在澳大利亚相处的情景,她紧紧抱住了身边的武赫……武赫背着醉酒的恩彩回家,却遇到归来的崔允。恩彩向崔允表明自己爱的是武赫,令崔允心中痛苦。他敲着架子鼓发泄着心中的苦闷,却突然晕倒在地。母亲将崔允送到医院。医生告诉崔允的母亲,崔允因上次车祸心脏受到强烈撞击,这次因情绪波动使情况更加糟糕。崔允的母亲闻言伤心欲绝,表示愿把自己的心脏移植给崔允。武赫听了,心中不是滋味。武赫因头中遗留子弹的缘故,总是恶心、呕吐、甚至流血。他到医院检查,得知自己已时日无多,决定把自己的心脏捐给崔允。他将这个决定告诉恩彩,却引起恩彩的误会。

猜你喜欢

统计代码

RSS订阅  -  百度蜘蛛  -  谷歌爬虫  -  网站地图